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女人叫声床声试听_他抬起她的一条腿贯穿

2019-09-03 04:07作者:admin

她忍不住的喘息出声来,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苏苏的头脑还算是挺清楚的,两个人现在,也太亲密了一些,于是想要从陈经理的身上爬起来,可是手软脚软,根本就做不到。

苏苏娇喘着,陈经理伸出了粗糙的手指探入到了苏苏的衣服里面,苏苏里面穿着的是一件运动内衣,上面的海绵薄薄的,陈经理的手覆盖在上面,使劲的揉搓着,像是泄愤一般。

苏苏还是一个处,哪里被人这么过,但是怎么说她都是上过学的,也和班级里面的人交流过,所以看过这方面的小片段,当时只觉得白花花的身体在一起有点恶心。

是现在想起来又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在身体里面蔓延着,她一面害怕一面又觉得有些兴奋。

“我大概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了,我会好好的和你治疗一番的,你放心吧。”

陈经理这么一说,随后又和苏苏说道:

“你这个病实在是不得了啊,你这是发瘙病啊!没有男人抚,就会受不了的!”

苏苏怎么可能不知道陈经理话语之中的潜在台词,心中又惊又惧,可是因为下了药了的缘故,所以一直都变得很开放,她被迫迎接着陈经理。

陈经理十分兴奋的把人搂在了怀里,不断的亲吻着,苏苏的初吻还没有送出去呢,这会儿被曾经理粗暴的将柔软的嘴唇吸入到了他的嘴巴里面使劲的婖舐着。

苏苏哪里招架得住如此火辣辣的法式深吻,两条滑溜溜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一股热流从身体里面升腾而起,头脑也越发的混沌了起来。

她竟然挺动着自己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只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是痒痒的,她想发泄,但毫无章法。

而陈经理早已经是一个老司机了,看得出来苏苏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没办法能招架的住自己的挑拨,于是特别的开心。

陈经理自己坐在了柔软的老板椅上面,还把苏苏抱起来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苏苏身上穿着的是那种比较宽松的运动裤,上半身则是穿着T恤,陈经理十分粗暴的把T恤给脱掉了,露出了里面的运动内衣,他把运动内衣推了上去,随后便看到了那两个小馒头。

文学

那小馒头前端格外的惹人喜欢,陈经理一逗弄,苏苏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传来了一阵电流,让她忍不住的发了一个颤,她的手没有任何力气的搭在了陈经理的肩膀上,可是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往前,虽然害怕,可是却十分尊崇着本能的浴望。

陈经理哪里会放过她,把人往自己身上一带,将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虽然苏苏里面穿的十分保守的那一种内裤,可陈经理现在已经受不了了,也顾不上嫌弃,把她的内裤到了一边去,那露出散发着少女的香味。

陈经理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被苏苏这平凡的外表还有平凡的身材所吸引,他更喜欢那种散发着少妇馨香的女人,就好像是白鹭那样的。

只是现在,丢了一个大西瓜,只能拣个小芝麻来玩玩了。

苏苏浑然不知所措,被陈经理几下,便觉得泛滥成灾,陈经理看了一眼之后,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瘙货,随后笑着说:

“果然是得了发瘙病啊,不然的话你哪里会这样,看你这个样子平平无奇,应该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就那么瘙浪贱了,你妈怎么把你生得那么贱呀?”

陈经理的话里面是污言秽语一片,可是听在苏苏的耳朵之中,却让他觉得有些羞愧又非常的兴奋,就好像天生就是吃这一碗饭似的,她的身体又忍不住的往前一下。

陈经理见状,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自己的裤拉链给拉了下来,蛰伏了许久便跳了出来。

苏苏忍不住的发了一个颤,有点不知所措,陈经理也不管那么多了,润了一下,便朝着去,苏苏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发疼,想要挣扎吧,可是又没有办法,只好被动的接受着。

陌生的感觉又带着十分的痛楚,可正是因为有药物的缘故,所以这种疼痛又话作为了快乐,快乐使得苏苏浑身发抖,她如同一个老手一般,晃动着自己的腰肢,在陈经理的身上驰骋了起来,陈经理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女孩子,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今天的速度表现的非常的好,两个人很快的就纠缠成了一团,狭窄的办公室,里面传出来了一阵沉重又娇俏的呼吸声。

苏苏吃了药之后,就好像是一个妖精一般,陈经理竟然在她第一次的情况下也足足跟她做了三次,而苏苏则是躺在了地上抽着,享受着那余韵。

陈经理已经很久都没有那么快乐过了,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看着地上躺着的苏苏,功夫还算是可以,往后慢慢的调教一下,估计就是一个银娃。

“今天这个事情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不过我绝对不会少了你好处,这里有2000块,你先拿着去花,当做零花钱吧,你也知道我特别喜欢健身房,这里的氛围,以后有需要我也会找你,你这一个学徒的身份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就让你变成正式员工。”

员工也就意味着苏苏可以接待客人了,接待客人之后的钱就是苏苏自己所得了,也不用跟在白鹭的身后。

对一个学徒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而且她只进来了短短两个月时间,本来是不能够转正的,没转正的员工只能够拿2000多块钱的工资,而转正后的员工,因为接待客人,所以工资会飙升到1万甚至2万。

苏苏现在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还没有能够反应的过来,陈经理就已经离开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屋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苏察觉到了自己第一次交给了陈经理,有一些小憧憬,可是又觉得分外的委屈,她哭哭啼啼的走了出去,最后面还是去药店那里买了一颗药吞了下去,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享受到了一种美妙,让苏苏也察觉到了,钱来得是那么的容易。

白鹭回去的时候,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两个男人竟然在外面喝了一个通宵,让她又急又气,心中有一股邪火不能够发出来,可是今天在,办公室里面所遭遇的一切,她又不好说,似乎自己也是半推半就的,到时候陈经理倒打一耙那就不妙了。

白鹭第二天请假,并没有去训练,因为她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对上陈经理,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而她现在也不好和陈经理撕破脸皮。

到了第三天白鹭才去的健身房,可没想到她才一天没来,这里就变天了,本来应该是自己小助理的苏苏竟然一跃的成为了健身房里面的女教练。

这里的女教练包括白鹭也就只有三个,其中两个前一段时间已经辞职走了,也就是说只有她一个了,其他的女教练还没有像她那么优秀的。

这会儿苏苏竟然也变成了一个女教练,这就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了,因为按照道理来说,苏苏不应该能够成为教练的,她现在还没有够资格去训练别人,明明前不久还是一个学徒罢了,可是这会儿却被提拔成了教练……

白鹭怎么说也在职场之间摸爬滚打了很久,选择这一个职业,正是因为自己喜欢,而且能够锻炼身体,还能够在健身房里面看到形形色色的肌肉男。

其实对于审美,白鹭已经有了一些疲劳了,看到那些俊男美女的时候,下意识的会看一下这些人的身材,再也找不到心动的感觉,和自己老公现在也算是搭伙过日子,没有想到老公现在这么不争气,连给个幸福生活都很难。

白鹭把自己扯远了的思绪又收了回来,看着站在她面前仍旧是有些腼腆的苏苏,心想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白鹭心中却能够猜测的出来。

这妮子最近和陈经理出双入对的,再加上前两天陈经理对她下药不成让她跑了的事情,当时苏苏好像也在场,可能陈经理饥不择食,把这个小妮子收入囊中的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苏苏会被提拔成女教练,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了。

白鹭心中感叹了一声,真的是后生可畏,要知道之前她自己为了一个职场位置,也没有那么拼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搞成了一起之后,这小妮子就节节高升了。

可白鹭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太痛快的,要知道她之前走上女教练的这一个位置,还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凭什么这个小女孩来这里,不到两个多月就已经能够晋升,成为和她一样的女教练,拿着和他一样的工资了?

可是不满归不满,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谁又敢在外面声张啊?陈经理的手段还是有的,若是白鹭在外面胡说八道,很有可能她在这一片都混不下去,她是要养家糊口的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添堵呢?

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戳破,两个人还是心照不宣,甚至苏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来问她,她还会提点一二,不过苏苏这个小女孩还算是挺够义气的,每天中午都带她出去喝茶,吃点点心。

也不枉费自己对苏苏好。

方志明那边和曾大胆两个人很快的就把材料给敲定了下来,只是方志明公司那一边催促着方志明快一些回到岗位上,若是提早回去的话,还能够得到补贴,正巧这一段时间方志明又非常的耗钱,于是,在这一天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只给白鹭发了一个短信。

鹭收到短信的时候,心中气的要死,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是这么一个人。

尽管知道丈夫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两个人都有好日子过,所以才会回到岗位上的。可是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早一点和自己说不就好了,明明昨天晚上她还看到自己的老公出去喝酒应酬呢,这会儿能陪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昨天晚上方志明可以抽空和白鹭一块单独相处,再把这一件事情说出来,白鹭心中也没有那么怨恨方志明,可是方志明偏偏觉得他们两个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说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用,两个人在电话那里闹了一通脾气,白鹭直截了当的把人给删掉了,心中愤愤不平,可是还能怎么样?难不成离婚吗?小孩还那么小。

白鹭一想到这个,就给娘家拨了一通电话,她妈让她不用担心,小孩在这里吃好的穿暖的,他们老两口正好有时间带小孩,听见爸爸妈妈那一边的消息,白鹭只觉得浑身上下舒坦了许多。

“过几天你们屋子就要开始动工了,到时候地板砖啊,门啊窗啊都得换,本来我寻思着,应该让志明和你一块看看花色的,毕竟是两个人的房子,我去做主不太好,但是你们两个一直都忙,也没有时间教下,今天我就和你说一下吧,你看一下这门窗还有地板砖的花色或者是木板,你喜欢哪一个?”

曾大胆已经摸清楚了白鹭上班的规律,白鹭正在旁边吃着香蕉,听见他这么一说,才把口中的香蕉吞咽了一口下去。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